作者 主题: SOLO的LOG…  (阅读 1851 次)

副标题: 魔人李应,血和雨的回忆

离线 暮砂十夜

  • Adventurer
  • *
  • 帖子数: 40
  • 苹果币: 0
SOLO的LOG…
« 于: 2006-04-08, 周六 02:10:49 »
[23:02] <Dya>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[23:03] <Dya> “完成度确认,98.7%,99.5%,100%。”
[23:04] <Dya> “体温测试正常,降压开始。”
[23:04] <Dya> 冰冷的,带着金属质感的声音,是你意识之中最初的动向。
[23:05] <李应> [第11次…]
[23:05] <Dya> 同时,你一样感受到的,是粘稠,微温的液体缓慢地向下降着液面,粘稠的水滴从发梢和下巴上滴落。
[23:05] <李应> [记忆中这是第11次…]
[23:06] <Dya> “……L-87”
[23:06] <Dya> “……L-87?听得见么?”
[23:06] <李应> “……我听的见。”
[23:06] <Dya> 可以感觉到光,虽然微弱,但依旧灼痛了长久时间无法见到光亮的你的眼睛
[23:07] <Dya> 耳边传来的声音则是陌生的,但是,这似乎也没什么了不起
[23:07] * 李应 反射性地抬起手遮在眼前
[23:07] * 李应 感觉着肌肉的收缩
[23:07] <Dya> 因为对于你来说,生命是无数个岁月之中的小小片段,昙花一现的简短插曲。
[23:07] <李应> [没错…这是我的手]
[23:08] <Dya> 在完成一件又一件任务之后,便会重新陷入黑暗之中的存在。
[23:08] <Dya> “看样子你状态很好。”
[23:08] * 李应 大脑中默默地将与上次记忆的片段进行连接
[23:08] <Dya> 说话者的情绪被你捕捉,有一丝满意。你也确定了更多对方的情报,男性,应该在50岁上下。
[23:09] <Dya> 看上去身体似乎不怎么好,有些中气不足的样子。
[23:09] * 李应 坐了起来
[23:09] <Dya> “感觉如何?”
[23:09] <李应> “……给我一条毛巾。”
[23:10] * 李应 放下了遮在眼前的手
[23:10] <Dya> 当你的眼睛适应了那微弱的桔红色光芒,你可以看见这室内的陈列,零布着的各种机械,还有与你身下同样的十个试管槽,其中无一不浸透绿色的液体,容纳着类似人形的身躯。
[23:10] <Dya> “拿去吧。”
[23:11] * 李应 擦去了脸上的液体
[23:11] <Dya> 一个光着脑袋,身着一身仿佛是用生物的眼睛和嘴编织服装的男子把毛巾递给了你。
[23:11] <Dya> “这一次你可以活动8个小时,5分后开始计算。”
[23:11] * 李应 将这些感觉不舒服的东西擦去
[23:12] <Dya> 那个男人嘴角牵起一丝笑意,淡淡地说。
[23:12] <李应> […8小时]
[23:12] <李应> [……8小时后会如何呢]
[23:12] * 李应 再次想起这个问题
[23:12] <李应> “…我知道了。”
[23:12] <Dya> “现在你的活动时间累计达到了49小时37分,大约再过23分钟就会进入危险临界点。”
[23:13] <Dya> “为了你自己着想,尽快归来,我们还是很需要你的。”
[23:14] * 李应 张合着自己的手指,确认着关节的感觉
[23:14] <Dya> “这一次的内容很简单,有一艘精灵的秘探船混进了这里,他们自以为那些变形的法术可以蒙骗人类……真是天真,不过,其实也不能算错。”
[23:14] <Dya> “如果没有我们在的话,的确会是这样。”
[23:14] <Dya> 那个人走到一边,按下一个按钮
[23:14] <李应> “在我面前就一无是处的种族。”
[23:14] <Dya> 你看见墙壁突然向上抬起,露出一个小小的储物空间
[23:14] * 李应 将毛巾丢在脚下
[23:15] <Dya> 内里放着你的盔甲和其他装备。
[23:15] * 李应 走了过去,开始穿戴这些东西
[23:15] <Dya> “啊,没错……在你面前,那些魔法就像玩耍一样不值一提。”对方露出赞同的表情,陶醉地笑了:“多棒的杰作……”
[23:15] <Dya> “你们每一个都是美丽的艺术品……太棒了。”
[23:16] <Dya> 你感觉几根干瘦的手指在你坚实的肌肉上移动着
[23:16] <Dya> “现在还不是时候……绝对不能让他们和什么人接触,知道吗?”
[23:17] * 李应 将护手一紧,握了握手指
[23:17] <Dya> 你听见那个男子淡淡地说道:“我们还没准备好……”
[23:17] <Dya> “行了,去吧,L-87,记住,8个小时。”
[23:17] <李应> “…尽快完成吧。我还想有时间自由活动一下。”
[23:18] <Dya> “我会准备好试管槽等你回来的。”
[23:18] * 李应 说着,活动了一下脖子
[23:18] <李应> “我已经有些厌烦那地方了。”
[23:18] <Dya> “哈,也许等你回来的时候,我们可以有些惊喜”
[23:19] <李应> [不想再没有梦地睡眠了]
[23:19] <李应> “我走了。”
[23:19] <Dya> “我们对试管槽做了一些小小改良,如果你愿意,可以在其中保持清醒地进入休眠状态。”
[23:20] <Dya> “怎么样,等你回来的时候,是要照老样子呢,还是让我帮你调试成这种新状态?”
[23:20] <李应> “那时再说。”
[23:20] <Dya> 那个人在你身后饶有兴趣地问道
[23:20] <Dya> “那么,你走吧。”
[23:20] * 李应 没有回头地走出了门
[23:20] <Dya>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[23:21] <Dya> 时间在极短的时间中流逝,对于你来说,就仿佛进入长眠,随即清醒一样地快
[23:22] <Dya> 甚至来不及反应,精灵的血已经从你的拳套上滴落下来。
[23:22] <Dya> 情报很准确,这是两个精通魔法的精灵,也因此,他们的战技实在是糟糕的吓人。
[23:23] * 李应 甩了甩手上的血
[23:23] <李应> [……]
[23:23] * 李应 不自觉地叹了下气
[23:23] <Dya> 在见到眩目的魔法火焰自你身上燃烧,瞬间夺命的咒文对你也完全无效之后,那两个人甚至来不及改变策略,已经很快地丧命在你的拳下。
[23:23] <李应> [我是在觉得这样很无聊吗]
[23:24] <Dya> 伪装成的人形被彻底销毁,临死之前,他们已经回复成了原来的样子,有着细长尖耳和杏眼的纤细种族
[23:24] <Dya> 脆弱如同土偶
[23:25] <Dya> 从你离开试管槽之后到现在,大约过了2个小时
[23:25] * 李应 对这种美丽的外表没有丝毫特别的感觉
[23:25] <Dya> 至高城正值盛夏,傍晚。
[23:25] <李应> [于我无关的事情…]
[23:25] * 李应 左右看看周围
[23:26] <Dya> 即使被教团设法架空了的旅店里空无一人,但是外面市场的喧闹还是很清晰地传了进来
[23:26] <李应> [……]
[23:26] <Dya> 旅行艺团的演奏声和人们的欢呼忽远忽近,和这房间中的血腥气味一点也不符合。
[23:27] * 李应 从那些尸体上撕下块织物,擦拭掉还没凝结的血渍
[23:27] <Dya> 你似乎看见一串符号
[23:28] <李应> [……]
[23:28] <Dya> 像是精灵的文字被纹在那尸体胸前的衣襟
[23:28] * 李应 对于通用语言外的语言一概不理解
[23:28] <Dya> 但是,很快就被他自己的血给染得看不清楚了。
[23:28] <Dya> 当然,这的确,也是与你无关的事情。
[23:28] * 李应 随手将那块织物丢在了一旁
[23:29] * 李应 回到旅店入口附近,拾起来时穿的那件斗篷
[23:29] <Dya> 一边的床上还摊着这几个精灵的行李
[23:30] <Dya> 嗯
[23:30] * 李应 抖了抖上面的灰尘,重新将它裹上
[23:30] <Dya> 那么,你像前几次一样,裹着这不易暴露身份的斗蓬,在至高城的街道上漫步着。
[23:31] * 李应 至于谁会发现这里,谁会拿去那些行李,全然无干
[23:31] <Dya> 这里对你来说永远都是一个陌生的地方,就如同你的命令传达人和维护人员一样。你的前一次苏醒,是在7年前,当时还没有什么市场区。
[23:32] <Dya> 再往前数的4年前,根本连皇室区和学者区都在修建中。
[23:32] * 李应 在行人群里,边漫步边打量着四周的建筑
[23:32] <Dya> 总而言之,即使你曾经来过这里,记得道路和周围建筑,现在这些记忆也完全地失去了意义。
[23:33] <李应> [完全没有任何和我有关的痕迹]
[23:33] <李应> [说到底,我是不存在的人类]
[23:33] <Dya> 那些在商品之间流动的人流,更是和你有着说不清的,格格不入的感觉。
[23:34] * 李应 贪婪地补充着过于空白的记忆
[23:34] <Dya> 走过一条不怎么称头的街道,你突然可以听见一阵骚乱
[23:34] <Dya> 接着,似乎是有人在拉着你的斗蓬边脚
[23:34] * 李应 低头看
[23:35] <Dya> 你往下看,是一个不过8,9岁的小女孩,有着褐色的长发,脸脏脏的,衣服的料子倒很不错,可惜满是灰尘和泥土。
[23:35] <Dya> 她仰着头,求救似地看着你
[23:35] * 李应 默默地看着
[23:36] <Dya> “大……大哥哥,帮帮他好吧?”
[23:36] <李应> […]
[23:36] <Dya> 你看见她指着一个不为人注意的角落
[23:36] * 李应 顺着她的方向看过去
[23:37] <Dya> 几个看上去似乎是13,4岁少年,衣着也颇为华贵的年轻人围成一团,践踏着一个看上去和这小女孩差不多大年纪的男孩子。
[23:37] <Dya> 你并不很清楚他们打架的动机,但这样应该是司空见惯的争斗在你记忆里倒是第一次看见
[23:37] * 李应 一言不发地走了过去
[23:37] <Dya> “拜托啦!大哥哥!救救他嘛!”
[23:38] <Dya> 小女孩露出哭腔哀求着,亦步亦趋地跟在你的后面。
[23:38] <Dya> 那个小男孩虽然被践踏的一踏糊涂,不过似乎还是顽强地捂着鼻子试图站起来。
[23:38] * 李应 从斗篷里伸出被着重甲的左手,将那几个人的衣领拉住,向后一拉
[23:39] <Dya> 可惜每一次尝试都在那些大孩子的攻击下失败了。
[23:39] <Dya> “怎样……哇……哇~!!”
[23:39] <Dya> 你提起的那个人原本狞笑着的表情转变为惊慌,他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你
[23:39] * 李应 挡在了那些人之间
[23:39] <Dya> 周围的其他人也紧张地向后退去
[23:39] <Dya> “干……干嘛啦!”
[23:40] <Dya> 一个看上去似乎是头儿的,蓄着金发的男孩子对你喊道
[23:40] * 李应 下巴向街道口一摆,示意这些人“马上走”。
[23:40] <Dya> “我可是法弗瑞特公爵的侄子哦!”
[23:41] <Dya> “你听懂没啊?!不准管我们的事!”
[23:41] * 李应 站在那里没有动
[23:41] <Dya> 他说着向你一脚踢了过来
[23:41] <Dya> “走开啦!把他放下来……啦。”
[23:41] <Dya> 但是向四周看了几眼后,他变得很小声
[23:42] <Dya> 然后突然惨叫一声,抱住了自己的脚。
[23:42] <Dya> “唉哟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
[23:42] * 李应 将手里捏着的衣领轻轻地一推
[23:42] <李应> “立刻走。”
[23:42] <Dya> 你看见他一脸哭腔,周围的人赶紧扶住了他,完全不顾被你推开的那个人脚步不稳地坐倒在地上。
[23:43] <Dya> “走……走吧?”你听见他们彼此对望了一眼
[23:43] <Dya> “哼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那个自称公爵侄子的人愤恨地瞪了你一眼
[23:43] <Dya> 然后,第一个转头,跳着脚,向另外一个方向飞快地跑起了。
[23:44] * 李应 心底里有奇怪的感觉
[23:44] <Dya> “给我记住!!!!”
[23:44] * 李应 转过身看着那两个小孩子
[23:44] <Dya> 这种台词虽然你也是第一次听到,但是依然,觉得腻了
[23:44] <Dya> 趁着这些人散开的时候,你看见那个女孩子把男孩扶了起来
[23:45] <Dya> 后者正狼狈地用黑糟糟的手抹着鼻血,一脸滑稽的模样
[23:45] * 李应 低头看着这两个人
[23:45] <Dya> “吼厉害……”他看着你,一双眼睛里满是惊叹和崇拜
[23:45] <Dya> “大苏,里吼强……!”
[23:45] <李应> [厉害?]
[23:46] <李应> [厉害……]
[23:46] <Dya> “搜偶当地址……吧。”
[23:46] * 李应 没发觉到自己的表情是在笑
[23:46] <Dya> 女孩子一边说着:“费尔德你是笨蛋啦!”一边替他抹去脸上的血和污渍
[23:47] <李应> [算是厉害吧…]
[23:47] <Dya> 忙完了这些,她转身很有礼貌地对你鞠了一躬
[23:47] <Dya> “谢谢你,”
[23:47] * 李应 收回视线,继续向街道的另一边走去
[23:47] <Dya> “要不费尔德就被那些家伙打死了呢。”
[23:47] * 李应 什么也没说
[23:47] * 李应 走开了
[23:48] <Dya> “大叔一直在傻笑啦……”那个男孩子这么说着:“诶,等等嘛。”
[23:48] <Dya> 你听见了身后的脚步身,还伴随着“疼疼疼”的怪叫
[23:48] <Dya> “喂,笨蛋,你等等嘛!”
[23:49] <Dya> 两个小孩子相当执着地跟着你
[23:49] * 李应 走过了街口的拐角,停下了脚步
[23:49] <Dya> “听我说啦!大叔,我会付学费的~”
[23:49] <Dya> “哇!”
[23:49] <Dya> “欸……”
[23:49] * 李应 转过身,看着追上来的两个孩子
[23:50] <Dya> 你感觉到盔甲上的撞击,似乎是女孩收不住脚,一把把男孩撞到了你的盔甲上
[23:50] <Dya> 于是他又开始流鼻血
[23:50] <Dya> “伊色琳你好呆哦!”“对—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[23:50] * 李应 低头看着坐在地上的小孩
[23:50] <Dya> “嗯……这样的。”
[23:50] <Dya> 似乎注意到你的目光,那个男孩一下子站了起来。
[23:51] <Dya> “我是费尔德·西洛斯~”
[23:51] <Dya> “将来要成为海盗王的男人!”
[23:51] <Dya> “啊,对不起,是探险家……”
[23:52] <Dya> “总之,我很崇拜大叔你的功夫!”
[23:52] <Dya> “告诉我你的名字吧!”
[23:52] <李应> [崇拜……?]
[23:52] <李应> [我?]
[23:52] <Dya> “我会拜托老爹让我跟着你的啦,不管你要去风暴边境还是精灵大陆什么的。”
[23:52] <李应> [呵、]
[23:53] <Dya> “人家又没说要去那种地方”你听见那个女孩子小声地说“闭嘴啦!”费尔德接着就打断了她的话
[23:53] * 李应 听到这里时怔了一下
[23:53] <Dya> “啊,我说了,我会付学费的~”
[23:53] <李应> [风暴边境?]
[23:53] <李应> [精灵大陆?]
[23:53] <李应> [……]
[23:53] <Dya> “大叔,我很聪明DI,每天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,教我吧,教我吧~”
[23:54] <李应> [我能去的地方是水槽]
[23:54] <李应> [名字……名字?]
[23:54] <李应> [……]
[23:54] <Dya> “呐,我真的很想学哦~~答应我啦,我会很听话的,将来你就是冒险王的师傅哦~”
[23:55] * 李应 开始想自己的记忆里有没有清楚的名字的记忆
[23:55] <Dya> 似乎全然没有注意到你的沉默,那个孩子自做主张地拉着你的斗蓬,转向你的正面
[23:55] <Dya> 你想不起来,记忆里你从没有过这东西
[23:55] <Dya> 只有L-87勉强算是你的代号
[23:56] <Dya> “说来,大叔你的眼睛颜色好奇怪耶。”
[23:56] <李应> “利……”
[23:56] <Dya> “你是不是外地人啊~”
[23:56] <Dya> “嗯?利?”
[23:56] <李应> [Li什么来着……?]
[23:56] <李应> [Liyy……]
[23:56] <Dya> “?”
[23:56] <李应> [Liyyn?]
[23:57] <李应> “李应……”
[23:57] <Dya> 你面前出现了两个睁大眼睛的迷惘少年少女脸庞
[23:57] <Dya> “好怪。”男孩诚实地说,随即被女孩子重重地踏了一脚。
[23:57] * 李应 突然那奇怪的感觉又从心底里浮上来了
[23:57] <李应> “就是李应吧。”
[23:57] <Dya> “那么,谢谢你了哦,李应哥哥。”
[23:58] <Dya> “这次是正式道谢。”
[23:58] * 李应 低头看着着两个孩子
[23:58] <Dya> 你看见那个叫伊色琳的女孩子对你鞠了一躬
[23:58] <李应> [会有人记得我吗]
[23:58] <李应> [还有5小时……]
[23:58] <Dya> “那么,大叔你究竟是什么人啊?”
[23:58] <李应> [恩……]
[23:58] <Dya> “哪里来的呢?”
[23:58] <Dya> “别这么扮酷啦,今年已经不流行了诶”
[23:59] <Dya> “说啦说啦,男人就要豪爽一点。”
[23:59] * 李应 不知觉间好象又在傻笑了
[23:59] <Dya> 你觉得费尔德的伤好得相当快
[23:59] <Dya> 他在你身边移来移去,以相当专业的目光审查着你
[23:59] <Dya> 就差没拔一个放大镜出来了。
[23:59] * 李应 记忆里,应该在某处有一个空旷的天台
[00:00] * 李应 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
[00:00] <Dya> “大叔你别光自己笑啦,告诉我们你在笑什么嘛。”
[00:00] <李应> “想学功夫是吗…”
[00:00] <Dya> “对啊~~”
[00:00] <李应> “来这边吧。”
[00:00] <Dya> 费尔德眼睛闪闪地用力点了点头
[00:01] <Dya> “嗯!”
[00:01] * 李应 按照断片里的记忆向那个地方走去
[00:01] <Dya> “你还要去上课诶!”伊色琳虽然大声抗议着,但费尔德就像没听到一样,跟在你后面就走。
[00:01] <Dya> “怎么每次都这样啦!笨蛋!”
[00:02] <李应> [这算是为自己留下些存在的痕迹吗]
[00:02] <Dya> 很快,你听见了身后传来的第三个脚步声。
[00:02] <Dya>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[00:02] <Dya> “你看上去很高兴?”
[00:02] <李应> [在我下次醒来的时候这里会有人还知道我]
[00:02] <Dya> 启动室的灯光一点也没有改变
[00:02] <Dya> 依然是那微弱的桔红
[00:02] <李应> “大概吧。”
[00:03] <Dya> 但是和外面的星光比起来,显得就像风中烛火一样,淡漠而绝望。
[00:03] <李应> “这种感觉,是自第3次以来的满足感。”
[00:03] <Dya> “有那么好玩吗?小孩子而已。”那个光头男子撇了撇嘴
[00:04] <Dya> “行了,别浪费时间了。”
[00:04] <李应> […]
[00:04] <Dya> “从现在开始,进入危险期了。”
[00:04] <李应> “请开始吧。”
[00:04] <Dya> “快些躺下……啊,对了。”
[00:04] <Dya> “还是要完全沉睡,对吧?”
[00:05] <李应> “我无所谓…”
[00:05] <Dya> “诶,为了你好,就好好睡吧……”
[00:05] * 李应 躺回基座上,闭上了眼睛
[00:05] <Dya> 绿色的液体慢慢地漫了上来,遮盖住你的视野
[00:05] <Dya> 很快地,所有的声音和感觉,也慢慢地离你远去了。
[00:05] <李应> [下次时,会有人记得我吗]
[00:06] <Dya> “大叔~~明天我们还要在这里见面哦!”
[00:06] * 李应 意识慢慢地回到了黑暗里
[00:06] <Dya> “明天,明天哦~”
[00:06] <李应> [明天]
[00:06] <Dya>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[00:07] <Dya> “体温测试正常,降压开始。”
[00:07] <Dya> 冰冷的,带着金属质感的声音,是你意识之中最初的动向。
[00:08] <李应> [第12次…]
[00:08] <Dya> 同时,你一样感受到的,是粘稠,微温的液体缓慢地向下降着液面,水滴从发梢和下巴上滴落。
[00:08] <李应> [应该是第12次…]
[00:08] <Dya> “做了个好梦吗?”
[00:08] <李应> “梦?”
[00:08] <Dya> 这一次,呼叫你的声音让你有些例外,高亢而轻柔。
[00:08] <Dya> 是女性的声音
[00:08] <李应> “…第一次做梦吧…”
[00:09] <Dya> “啊,没有啦,因为看你好象在笑的样子。”
[00:09] <Dya> “嗯~~请多关照,L-8……呃,你应该有自己的名字的吧?”
[00:09] * 李应 反射性地抬起手遮在眼前
[00:09] <李应> [没错,这是我]
[00:09] * 李应 感受着肌肉的收缩
[00:10] <李应> [L…]
[00:10] <Dya> 绿色的液体从你眼前降下,透过刺眼的光,你看见一个红发的女子站在你面前。
[00:10] <李应> [Ly……]
[00:10] <李应> [Liyyn……]
[00:10] <李应> “李应……”
[00:10] <Dya> 虽然算不上十二分的美女,但她的笑容显得很温柔,看上去已经有30岁了,可一笑起来就像是年轻了许多似的。
[00:10] <Dya> “诶……”
[00:11] <Dya> 眼前的女性托了托眼镜,露出诧异的表情。
[00:11] * 李应 坐了起来
[00:11] <李应> “……给我一条毛巾。”
[00:11] <Dya> 你看见她穿着白色的,朴素的服装,是开启者教团中常见的一般学士阶级。
[00:11] <Dya> “……”
[00:11] <Dya> “你还满性感的嘛。”
[00:12] * 李应 肌肉匀称的古铜色身躯
[00:12] <Dya> 她吐吐舌头,转过视线把一条毛巾丢在你头上。
[00:12] <Dya> “切,我也不差嘛~”
[00:13] * 李应 擦拭着脸上和头发上感觉不舒服的液体
[00:13] <Dya> 你听见了另外一个嘲讽的声音从你身后传来。
[00:13] <Dya> “Z-1451,你吃醋了啊~?”
[00:13] * 李应 将毛巾随手丢在地下
[00:14] <Dya> “哼,老子和100多个比你漂亮得多的女人玩过,吃你的醋做什么。”
[00:14] * 李应 回头看看这个声音的主人
[00:14] <Dya> 你看见一个金发的年轻男子,容貌似乎相当英俊,但是手上的刻纹和紫色的眼睛,证明了他和你一样的身份。
[00:15] <Dya> “你啊……来,这一位可是你的前辈哦。”那个女性拉住你的手,把你拉起来。
[00:15] <Dya> “L-87是吧……好古老。”Z-1451耸耸肩,握了握你的手
[00:16] <Dya> “李~~应啦!叫他李应,这是礼貌。”
[00:16] * 李应 感觉到了手上传来的暗中的力量
[00:16] <Dya> “魔人要名字做什么……”
[00:16] <Dya> (STR检定吧
[00:16] <李应> .R D+4
[00:16] <DiceBot> 李应进行判定:1d20+4=15+4=19
[00:17] <Dya> 那个家伙不快地瞥瞥嘴,接着狼狈地向后抽出他的手
[00:17] <Dya> 但是全然徒劳
[00:17] * 李应 松开了手
[00:17] * 李应 脸上没有任何变化
[00:17] <Dya> “……笨头。”红发女性托托镜框,无奈地看着你们两个。
[00:17] <李应> “告诉我,这次的活动时间是多久。”
[00:18] <Dya> “闭嘴,蕾迪丝……”Z-1451不快地挥挥手
[00:18] * 李应 心中莫名地有一种期待感
[00:18] <Dya> “嗯……很抱歉,只有3个小时。”
[00:18] <Dya> “内容是护送大导师和德瓦克伯爵会面。”
[00:19] * 李应 脸上不觉地出现了“失望”的神色
[00:19] <Dya> “很赶哦。”蕾迪斯抱歉地对你们说道。
[00:19] <李应> “我知道了。”
[00:19] <Dya> “什么啊!这样子我不就没办法刷新自己的记录了嘛!Y-675这家伙……”
[00:20] * 李应 前往自己的储物间,自己去拿取装备了
[00:20] <Dya> “他已经不在了……”蕾蒂斯轻柔地说道:“好了,你们准备一下,5分钟后我在外面等你们。”
[00:20] * 李应 发现装备被更新了
[00:20] <李应> [……]
[00:20] <李应> [又过去多久了呢]
[00:20] <Dya> 你感觉到Z-1451沉默了一段时间。
[00:21] <Dya> “他妈的!你死这么早做啥,做啥,做啥!!??”
[00:21] * 李应 没有意识到,也许就是因为这种期待感使自己可以存在这么久…
[00:21] <Dya> 随后就是拳头砸在墙壁和高强度玻璃上的声音。
[00:21] <Dya> 你换上了装备,觉得他们远比过去要轻巧
[00:22] * 李应 穿戴好了装备,看着背后的人
[00:22] <Dya> 穿起来也很舒适,随后你留意了一下整备时间
[00:22] <Dya> 距离上一次,差不多过去了6年。
[00:22] <李应> “节省些无谓的时间吧。”
[00:22] <Dya> “切……他妈的,你死就死好啦!老子就连你的份一起玩回来!”
[00:23] <李应> “可以让你的寿命更长些。”
[00:23] <Dya> Z-1451对着天上比了个中指,转过身闷闷地走向储物柜。
[00:23] <李应> [……6年了吗]
[00:23] <Dya> “没东西可杀,真他妈无聊。”
[00:23] <李应> [不知道那个地方还在不在……]
[00:23] <Dya> “诶!!!蕾蒂斯!即使是你也行!一会儿来陪我吧!”
[00:24] <Dya> “神经病。”从门外传来了这样的声音。
[00:24] <李应> [在吗?]
[00:24] <李应> [如果那记忆是清楚而正确的…]
[00:24] <Dya>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[00:25] <Dya> “真是的……该死的德瓦克……”
[00:25] <Dya> 你觉得全身都像是要被拆散了一样,至少,以你的印象,伤口有三十多处。
[00:26] <Dya> 因为是你才没有致命,但即使是你,没有Z-1451的搀扶,恐怕也回不来了
[00:26] <李应> [……]
[00:26] <Dya> 蕾蒂斯一边大骂着,一边细心地替你包扎着伤口。
[00:26] <李应> [能保留下可以活动的身体才可以维持下一次的运作]
[00:26] <Dya> “哈哈哈哈!爽!赞!”在你一边,Z-1451一直笑个不停。
[00:27] <李应> “Z-1451,感谢你。”
[00:27] <Dya> “那些人叫什么来着,精英护卫!?下次我还要和他们打,这才叫打架嘛!”
[00:27] * 李应 确实是诚心的感谢
[00:27] <Dya> “嗯……不客气,L-87你也很厉害来着。”
[00:28] <Dya> 你虽然看不见,但仿佛能感觉到身后的玻璃管里,Z-1451不自然地挠了挠脸
[00:28] <李应> [那么,要再等到下次了吗…]
[00:28] <Dya> “要不是你把那伯爵打爆,我的剑再快也没用嘛……”
[00:29] <李应> [希望那时,Z-1451也还在…]
[00:29] <Dya> “来来~蕾蒂丝,为了庆祝,就来娱乐我们一下吧。”
[00:29] * 李应 以秒倒读着自己的时间
[00:29] <Dya> “去死啦!”女性开启者替你剪完纱布,转身就把剪刀丢了过去。
[00:30] <Dya> “要开始浸入了哦……”你听见她稍微有些惆怅和感伤的声音。
[00:30] <Dya> “是要沉睡模式还是……”
[00:30] <李应> “我无所谓…”
[00:30] <李应> “请开始吧。”
[00:30] <Dya> “……”
[00:31] <Dya> =====================自主模式--确认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[00:31] <Dya> =====================浸入开始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[00:31] * 李应 这次的意识没有回到黑暗中
[00:32] <Dya> 接下来的时间在你记忆之中格外的漫长。虽然你无法言语,无法行动,但是,你确实地活过了这一段时间。
[00:32] * 李应 意识开始逐渐地扩大
[00:32] * 李应 好象可以在试管外看着自己
[00:32] * 李应 可以回忆各种各样的事情
[00:32] <Dya> 出击的时间越来越短,从3小时,缩短到2小时,半小时,甚至有过5分钟紧急出击的时候。但是,当你回到试管槽里的时候
[00:33] <Dya> 总是来得及看见Z-1451(他给自己起过名字,但是全部都被蕾蒂丝否决了)。
[00:33] <Dya> 以一个鬼脸的表情进入浸透。
[00:34] * 李应 在这个时候脸上总会出现自己不知道的满足的笑
[00:34] <Dya> 而蕾蒂斯除了会来照看你们之外,她似乎还养成了绘画的习惯,总是将描绘着外部风景的图画带进来,展示给你们看
[00:34] <李应> [这样…也不坏吧]
[00:34] <Dya> 偶尔还会配上简单文字的描述。
[00:34] <李应> [自主模式的话]
[00:35] <Dya> 一开始,Z-1451总是嘲笑她那蹩脚的画,但是后期,随着蕾蒂丝技巧的进步
[00:35] <Dya> 他也找不到什么画好说了,除了抱怨蕾蒂丝从来不画春宫以外。
[00:36] <Dya> “今天,我们又制造了300个你们的同类哦。”
[00:36] * 李应 总在把这些图画和自己的记忆里的东西对比着
[00:36] <Dya> “要有段时间看不到你们了,还是把自主模式关掉吧,接下来,听说要对你们进行改造什么的。”
[00:36] * 李应 从中辨别着一切细微的变化
[00:36] <Dya> “很高兴你们都活下来了~~~~~”
[00:37] <李应> “希望醒来后还可以看到你。”
[00:37] <Dya> “……触手好难看耶,Z1451……翅膀很帅哦,李应。”
[00:38] <李应> “我会考虑的…”
[00:38] <Dya> “对了对了,听说公主结婚了耶,对方是法弗瑞特的公子。”
[00:38] <Dya> “诶呀,告诉你们哦,听说啊……”
[00:38] * 李应 好似有听过这样的名字
[00:39] <Dya> “听别人说啊,要开战了……”
[00:39] <李应> [多久前了呢]
[00:39] <Dya> 根据王国历,是萨西尔十七世登基第20年。
[00:40] <Dya> 但是,在黑暗中发生的战争无人知晓。
[00:40] * 李应 虽然是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事情,还是很有兴趣地听着
[00:41] <Dya> 最大,最古老的魔技组织护法之剑,联合圣堂骑士和夜舞者公会,在某一个夜晚向开启者宣战。
[00:41] <Dya> 公会战争的战火持续了2年。
[00:41] * 李应 意识一直在黑暗里沉睡着
[00:42] <Dya> 在这期间,几乎所有的组织,甚至各大家族都有不同程度的卷入,战况一度陷入对开启者极端不利的情况
[00:44] <Dya> 你沉沦在黑暗之中的记忆里,就深映着这样的景象:几个护法之剑的战士和雇佣兵袭击了至高城的开启者公会,这是在宣战布告明朗化之前的3个小时,蕾蒂丝为你们传达那条新闻之后的15分钟的事。
[00:44] <Dya> 全然没有防备的开启者在那一刻陷入了悲惨的境地,所有研究员全部死亡。
[00:44] * 李应 带着这样的最后印象沉睡了…
[00:45] <Dya> 但是,蕾蒂丝·德莱克学士却在被杀死前启动了保护装置,激活了研究所内部的防御系统。
[00:46] <Dya> 2年的工会战争,毫无疑问,开启者凭借着强大的魔人军团取得了最终胜利。
[00:46] <Dya> 随后,对你们来说,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。
[00:46] <Dya>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[00:46] <Dya> “要……活……下去哦。”你看见沾着血的手指,在玻璃上描绘着这样的字眼
[00:47] <Dya> “一定……一定要……”
[00:47] <李应> “呃?”
[00:47] <Dya> 潮湿的红发沾染着血迹,你看见碎裂的镜片下哀伤的眼神和艰难的微笑。
[00:47] <Dya> 然后,那双手伸向了某个地方。
[00:49] <Dya> “警报,生体毒气排出开始,全闸门关闭,请在10秒内撤离”
[00:49] <Dya> “重复,请在10秒内撤离”
[00:49] <Dya> 然后,你陷入了一片黑暗和沉睡之中。
[00:49] * 李应 使劲地想让自己的嘴动起来
[00:49] <李应> [快逃…啊]
[00:50] <Dya> 视界里唯留那火红的,沾染着鲜血的头发,因为失去了力量而垂落下去
[00:50] * 李应 喉咙勉强地动了动,没有一点声音出来
[00:50] * 李应 眼前变成了一片的黑暗
[00:50] <Dya> 在那周围,带着敲击武器的男子的面孔,因为面对死亡的恐惧,而扭曲成恐怖的形状。
[00:51] <Dya>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[00:51] <Dya> “完成度确认,98.7%,99.5%,100%。”
[00:51] <Dya> “体温测试正常,降压开始。”
[00:51] <Dya> 冰冷的,带着金属质感的声音,是你意识之中最初的动向。
[00:51] <Dya> “……L-87。”
[00:52] <李应> [第…41次]
[00:52] <Dya> “……L-87,听得见吗?”
[00:52] <李应> “……”
[00:52] <李应> “…………”
[00:52] * 李应 突然睁开了眼睛
[00:52] <Dya> 面前的玻璃被缓慢地放下,你感觉这一次液体被告诉地排放。
[00:52] <Dya> “哗……怎么了?”
[00:52] <Dya> 那个陌生的男子向后跳了一步
[00:52] * 李应 向外界伸出了手
[00:53] * 李应 象从噩梦里醒来的感觉
[00:53] * 李应 模糊的印象一瞬间就全部苏醒了
[00:53] <Dya> “没问题吧……”他似乎自言自语起来。
[00:53] <Dya> “喂喂,L-87?”
[00:53] <李应> “蕾……!”
[00:53] <Dya> “啊?”
[00:53] <Dya> “蕾什么啊……真是。”
[00:53] * 李应 眼前的环境开始清晰起来
[00:53] <Dya> 你看见那个人接着又向一边的一个个试管走去。
[00:54] <Dya> “……听得见么?”
[00:54] <Dya> “……54,起来……”
[00:54] * 李应 立刻传头看向应该是Z-1451的试管
[00:54] <Dya> “……起来了啦!”
[00:54] <李应> […这是?]
[00:54] <Dya> 一个个试管都被很快地打开了,除去公会战争期间,你还是第一次同时看见这么多魔人聚集在一起。
[00:55] * 李应 呆立着,身上的液体滴滴答答地落在地面上
[00:55] * 李应 下意识地活动着手臂
[00:55] <Dya> Z-1451慢慢地从试管里走了出来,他的脸颊深陷,完全不复当初英俊和开朗的表情
[00:55] <李应> [这是我的手…]
[00:56] <Dya> “呐”那个人走过你们身边,把一条一条的毛巾丢在你们身上。
[00:56] * 李应 发觉自己的回忆好象有些紊乱了
[00:56] <Dya> “好消息。”
[00:56] <Dya> 他似乎完全没有像过去一样来留意你的状况,只是自顾自地说道。
[00:56] * 李应 拿着毛巾,胡乱地擦着身上那不舒服的东西
[00:57] <Dya> “诸位,已经自由了。”
[00:57] <李应> [自由……?]
[00:57] <李应> [……什么自由?]
[00:57] <Dya> “在公会战争结束了的今天,诸位不必再冒着生命的危险来为教团奋战了。”
[00:58] <Dya> “感念诸位的忠诚,教团将不再束缚你们的行动。”
[00:58] * 李应 停下了手中的动作
[00:58] <李应> […这是什么]
[00:58] <Dya> “从今天开始,诸位都是自由之身,将像那些幸福的国民一样自由地走在阳光下!”
[00:58] <Dya> 你感觉到周围的沉默。
[00:59] <Dya> 几乎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停下了动作
[00:59] <李应> [否定了魔人的价值了吗]
[00:59] <李应> [这自由是什么意思]
[00:59] * 李应 一种被丢弃的消耗品的感觉
[01:00] <Dya> “啊……教团也为大家准备了足够的生活费用。”
[01:00] <李应> [不是这个问题]
[01:00] <Dya> “还有诸位惯用的装备也可以保留/”
[01:00] <Dya> “呃……总……之……”
[01:00] <Dya> “就是这样……”
[01:00] <Dya> 那个人心虚地向后退去
[01:01] * 李应 将手中的毛巾丢在脚下
[01:01] <Dya> 接着像跑路一样地撒开腿。
[01:01] <Dya> “这算什么!用完了就把我们丢掉吗!?”
[01:01] <Dya> 有人爆发出了第一声咆哮,随后愤怒就像海啸一样席卷了整个实验室
[01:02] <Dya> 门外几乎是在同时冲进来数倍于你们的,全副武装的精锐战士
[01:02] <Dya> 那盔甲的制式,装备着的武器,都是你从未见过的。
[01:02] * 李应 看着
[01:02] <李应> […果然]
[01:02] <李应> [……连准备都很到位]
[01:03] <Dya> 让有些人悲哀的是,其中有不少,和你们一样有着异色的眼眸和纹身。
[01:03] <Dya> “请……安静地走。”
[01:03] <Dya> 其中一人,露出讽刺的微笑,对你们比了一个手势。
[01:03] * 李应 默默地去拿取了自己的装备
[01:03] <Dya> 其他所有的人都让出了一条道路,通向外界的道路。
[01:04] * 李应 走到了门前
[01:04] <Dya> 愤怒和沉默在你身后泛滥着,有些人照着你的行动做了,有些人没有
[01:04] * 李应 回头扫视了一下整个实验室
[01:04] <Dya> Z-1451迟缓地向前跨出一步
[01:05] * 李应 视线落在了这个兄弟的身上
[01:05] <Dya> 接着又是一步,目光呆滞而茫然。
[01:05] <Dya> 你看见他对你点了点头,什么也没拿
[01:05] <李应> [你的选择吗……]
[01:05] <Dya> 干瘦的手放在你的肩膀上,像是已经耗尽了全部力气一样
[01:05] <Dya> “我想……出去……”
[01:05] <Dya> “帮……我。”
[01:05] * 李应 点了点头
[01:06] <李应> “我们……走。”
[01:06] <Dya> 他的声音轻得像小动物的嘶吼。
[01:06] <Dya> 你们走出门的同时,更大的吼叫爆发了。
[01:06] * 李应 在这里变成血的海洋前,带着自己的兄弟离开了
[01:06] <Dya> 但是仿佛与你们无关一样,几个守卫把你们向外一推
[01:06] <李应> “那些画,我都还记得。”
[01:07] <Dya> 接着实验室的闸门落下,就像那一天,蕾蒂丝做的一样。
[01:07] <Dya> “嗯……”
[01:07] <李应> “我会带你去看它们所在的地方的。”
[01:07] <Dya> Z-1451轻轻地说,你觉得他也确实地变轻了。
[01:07] <Dya> “好……”
[01:07] <Dya> “我呀……早就想知道……女人是什么样的了……”
[01:07] <李应> “支持一下,我们能到的……”
[01:08] <Dya> 他露出一丝微笑,露出憧憬的眼神看着通道的尽头,那一片似乎遥远又接近的光亮。
[01:08] <李应> “就象以前经常看到的……”
[01:08] <Dya> “我们……有钱吧……”
[01:08] <李应> “恩,有不少……”
[01:08] <Dya> “嘿嘿……不过,我不会用……啊……”
[01:08] <Dya> “都……都给你吧……”
[01:08] <李应> “我也不会啊……”
[01:09] <Dya> “我……咳……”
[01:09] <Dya> “L……李,李应……”
[01:09] <Dya> “我……”
[01:09] <李应> “马上就要出去了,马上!”
[01:09] <Dya> “我不想……死……”
[01:09] <Dya> “不想……”
[01:09] <李应> “我知道啊…”
[01:10] <李应> “看到那些树,你会好起来的。”
[01:10] <Dya> 你觉得Z-1451的重量越来越轻了
[01:10] <Dya> 连带着他的声音,也逐渐低到你完全听不到的地步。
[01:10] * 李应 将他背了起来,全力向那点光奔去
[01:10] <Dya> “……”
[01:11] <Dya> “好亮……呵呵……”
[01:11] <Dya> “你,接下来,要代我看哦……”
[01:11] <Dya> “多看一会儿,我先,走了。”
[01:11] <Dya> 你觉得最后一丝重量从你肩膀上消失
[01:12] <李应> “……啊”
[01:12] * 李应 回头看自己的背上
[01:12] <Dya> 当你沐浴在阳光下的时候。Z-1451同时化成了飞灰
[01:12] <Dya> 慢慢地随风散去
[01:12] * 李应 伸手想要去抓住那些灰
[01:12] <Dya> 并入烟尘之中
[01:12] <李应> “……”
[01:13] <李应> “你怎么就…”
[01:13] <李应> “怎么就……”
[01:13] * 李应 跪倒在地上
[01:13] <Dya> 而在你身后,是一座对你言依然陌生的城市。
[01:13] <Dya> 至高城,这是人类给它起的名字。
[01:14] * 李应 捶打着自己面前的土地
[01:14] <Dya> 在整个天空之上,它是最为雍容华贵的,希望之城。
[01:14] <李应> “啊啊啊啊—……”
[01:14] <Dya>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表走开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[01:15] <Dya> 对于魔人来说,到哪里恐怕都一样。
[01:15] <Dya> 你已经不知道生活对你而言是方便还是艰难了。
[01:15] <Dya> 没有人肯卖东西给你。
[01:15] <Dya> 但是因为当你接近他们的时候,那些商贩多半都会立刻跑掉的关系
[01:16] <Dya> 你反而不怎么需要花钱就能取得自己想要的资源。
[01:16] <Dya> 随着越来越多的魔人被释放
[01:16] * 李应 裹在斗篷里,坐在无人的墙角落里啃着一个苹果
[01:17] <Dya> 相对的,其中有许多魔人的确造成了众多的犯罪事件
[01:17] <李应> [无论如何,我要活下去…]
[01:17] <李应> [无论如何……]
[01:17] <Dya> 即将死亡的恐惧和丧失感,以相当惊人的速度摧毁了他们的意志
[01:18] * 李应 咽下喉咙里的东西
[01:18] <Dya> 许多魔人都进入了疯狂一般的状态,并且因为与生俱来的战斗力和不怕死的天性
[01:18] <Dya> 他们很快成为了人类恐惧的代名词
[01:18] <Dya> “那边也有魔人!快,快叫他们过来!”
[01:19] <Dya> 耳边突然听见了这样的声音,你可以看见,几个女人惊慌失措地指着你的方向向周围大喊。
[01:19] <Dya> 接着,没过几秒,一整队装备着火枪和其他武器的冒险者便闻风而至。
[01:19] * 李应 站起身来
[01:20] <Dya> 虽然政府并不鼓励这样的行为,但事实上的确有相当数量的贵族和富裕者悬赏魔人,他们一般是要活的
[01:20] * 李应 将那半个苹果送到嘴边
[01:20] * 李应 冷冷地看着这些人
[01:20] <Dya> 但是,有一些则只要能见到魔人死前的身体就满足了。
[01:20] <Dya> “多叫几个过来,这家伙看上去比之前的厉害呢……”
[01:20] * 李应 喀嚓地啃下一大口
[01:21] <Dya> “喂,叫其他小队也过来汇合啊!快点!”
[01:21] <Dya> 下雨了。但是没有人在意。
[01:21] * 李应 将那坚硬的果肉咽了下去
[01:21] <Dya> 人类呼喝和挥舞武器的声音,夹杂着很快响起来的惨嚎,才是广场注目的焦点。
[01:22] <Dya> 直到愤怒的天空倾其所有,将暴怒的雨瀑冲向至高城,冲散了血迹,也冲走了人流。
[01:22] <李应> “呵……”
[01:23] <Dya> 你周围躺着二十来具人类的身体,但是你也因为过多的创伤,而几乎无法行动
[01:23] * 李应 甩去了手上还没干的血渍
[01:23] <Dya> 最后一个敌人倒在你的脚下
[01:23] <Dya> 但是却不知道何时会再有人来。
[01:23] <李应> “我还得活下去…”
[01:23] * 李应 支撑着身体立了起来
[01:24] <Dya> “好……熟悉,嗯,还有点怀念呢。”
[01:24] <Dya> 你听见了轻轻的拍手声。
[01:24] <李应> “谁?”
[01:25] <Dya> 接着,你看见一个男子从一旁的一个小棚子里闪了出来,狂落的雨点对他似乎完全没有影响似的
[01:25] <Dya> 被轻易地排除在外。
[01:25] * 李应 立刻摆出了应战的姿势
[01:25] <Dya> 仿佛他周围环绕着一个看不见的场一样
[01:25] <Dya> “还记得这里吗?”
[01:25] <李应> “这里?”
[01:25] <Dya> “李……应。”
[01:25] * 李应 听到这个名字时全身一震
[01:26] <Dya> 你看见在你面前的是一个快30岁的青年,头发乱糟糟的,身上穿着轻便的,最近才流行开的决斗马甲。
[01:26] <Dya> “我是……费尔德·西洛斯,立志要成为探险家,现在已经差不多达成了目标的人哦。”
[01:27] <李应> “费尔德……费尔…德?”
[01:28] <Dya> 他用大拇指着自己,露出小孩子一样的微笑笑着:“虽然久别重逢的感动让我很惊喜,但是呢……好吧,你想不起来我也不会怪你的”
[01:28] <李应> “伊…瑟……琳?”
[01:28] <Dya> 他留意到你的反应,别扭地撇了撇嘴
[01:28] <Dya> “啊!内子现在在家带孩子啦!”
[01:28] <Dya> “是个很可爱的小萝莉哦哦~~一会儿我带你去看看吧。”
[01:28] * 李应 从混乱的记忆里整理着这些名字
[01:29] <李应> […明天…]
[01:29] <Dya> “好啦,别扮酷啦”
[01:29] <李应> [明天]
[01:29] <李应> “明天……”
[01:29] <Dya> “我们走吧,你的伤总要治疗一下。”
[01:29] <李应> “对…明天。”
[01:29] <李应> “我想起来了。”
[01:29] <Dya> “明天?现在全城的魔人狩猎者都在抓你,别什么明天啦,今天就跟我走吧”
[01:29] <Dya> “??你没事吧”
[01:30] * 李应 点了点头
[01:30] <Dya> 他好奇地打量了你一下
[01:30] <李应> “打扰了。”
[01:30] <Dya> “不行,看样子伤势很重的样子。凯梭!凯梭!车呢,车呢!?快开过来!”
[01:30] <Dya>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[01:30] <李应> [我…总能活下去的。不…我必须活下去]
[01:31] <Dya> 你第一次坐上陆行鸟车,但是持续的颠簸却似乎加剧了你的痛苦。
[01:32] <Dya> 察觉到这一点的费尔德将自己的力量分予你部分
[01:32] <Dya> 吸收到久违的魔技,让你的身体也起了相对的自我治愈反应
[01:32] * 李应 感觉到了魔力的传递
[01:32] <Dya> 仅仅数分钟,你就觉得好了不少。
[01:32] <李应> “谢谢了…”
[01:32] <Dya> “看样子你吃过很多苦呢。”
[01:33] <Dya> “哪里,现在我的鼻子这么端正,全是因为当初你没让他们把它踩歪的关系”
[01:33] <Dya> “要不然我老婆怎么会嫁我啊……”
[01:33] <李应> “呵。”
[01:33] * 李应 笑了笑
[01:33] <Dya> 费尔德笑着耸耸肩:“你看样子很疲倦”
[01:34] <Dya> “我有个好地方,可以让你休息休息,说起来,还蛮贵的耶。”
[01:35] <Dya> 的确很贵,当你跟着他,见过伊色琳(已经是美丽的贵妇)和他们才4岁的女儿依琳,并且一起用过餐之后
[01:35] <Dya> 你就看见了那“很贵”的东西
[01:36] <Dya> 几乎完全崭新的银色试管,静静地悬浮着绿色的维生液,很难相信会有私人愿意负担这个。
[01:36] <Dya> “说实话,我不知道这东西对你来说是好还是坏。”
[01:36] <李应> [……]
[01:37] <李应> [不好的回忆]
[01:37] <Dya> “只是,它多少能帮助你一点吧,咳。”
[01:37] <李应> [所有不好的回忆都和它有关]
[01:37] <Dya> 费尔德抓了抓头发
[01:37] <李应> [只是…]
[01:37] <李应> “谢谢了…”
[01:37] <Dya> “要是你不喜欢……咳,我这里房间是很多啦。”
[01:38] <Dya> 他有些尴尬地解释着。
[01:38] <李应> [能够维持一个可用的身体,是最重要的]
[01:38] <李应> […无论如何]
[01:38] <李应> [要活着]
[01:38] <Dya> “这一款经过改装,你可以自己设定沉睡的时间,还有是否……呃,我也不太懂,保留清醒的意识是吧。”
[01:38] <李应> “请开始吧…”
[01:39] <Dya> “总之……咳,好。”
[01:39] <Dya> 熟悉的感触
[01:39] <Dya> 不舒服的感触
[01:39] <Dya> 但是……确实地,感觉到,“安全”的感触。
[01:39] <Dya> 绿色逐渐漫过你的视线
[01:39] * 李应 闭上了眼睛
[01:39] <Dya> 把一切都染成单调的颜色。
[01:40] * 李应 眼前好象看到了做鬼脸的人
[01:40] <Dya> “……晚安。”
[01:40] * 李应 眼前好象看到了拿着画的人
[01:40] <Dya> 费尔德的声音,意外地居然透过了玻璃,传进了你的脑海。
[01:40] <李应> [晚安]
[01:40] * 李应 这是对三个人说的话
[01:40] <Dya> “明天,我会让依琳来看你的。”
[01:41] <Dya> “晚安。”
[01:41] <李应> [明天]
[01:41] <李应> [恩,明天]
[01:41] <Dya> “晚安啦!L-87”
[01:41] <Dya> “晚安哦,李安~”
[01:41] <Dya> “明天,见……”
[01:41] <Dya>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睡觉教主  22:23:18
你又不是pal……
砂夜  22:23:45
魅魔做了PAL的话,比做BG的实力要弱40%
Scrooge  22:24:06
但是人气却会高40000%
砂夜  22:24:59
-_- 因为大家都喜欢反差萌
睡觉教主  22:25:24
人气高了40000%你也不会拼她的名字不是? 
砂夜  22:25:37
-_- 不过话说回来,我那个魅魔BG做的好事比一个PAL都多
睡觉教主  22:25:56
你那个魅魔BG干嘛了都?
砂夜  22:27:10
-_- 保护了4000多人的难民,将他们组织起来建立了一个镇子并抵抗周围贵族和神殿的勒索压迫
睡觉教主  22:27:41
貌似还不错
砂夜  22:27:52
教会了13个天使思考自己的人生和未来
睡觉教主  22:28:17
这算啥……
后勤连政委  22:28:36
教会了13个天使思考自己的人生和未来

咦……?
砂夜  22:29:47
资助一个矮人完成了火枪的发明,并使它扩散开来,改变了农民们被骑士什么的单方面威胁的时代
睡觉教主  22:30:29
这个这个……
砂夜  22:31:10
不好吗?我在推动世界进步
砂夜  22:31:54
那些天使们也是,我让她们觉醒到自己是被当做工具使唤
砂夜  22:32:56
下一步我希望能带来文艺复兴,引发人权对神权和王权的颠覆
砂夜  22:33:31
你们看,我可是自由的传播者哟